[ 高级搜索 ]
·电能优化万里行 ·赛尔专业买家团重装出击2015上海EP展 ·第六届工业设计院及工业用户技术交流 ·工信部发布关于2015年工业转型升级重 [更多...]
 当前位置:自控频道首页 >> 人物访谈
专访安徽大学教授 李令冬
2015-11-05 15:45:28  作者:  来源:中国设计师网  
  •   2015年7月26日,正值三伏,在这老舍心中北京口福最深的时节,《电能质量》记者跨越千里,来到了作家苏北记忆里的那个充满淡淡香樟味的过北不偏南的城市——合肥。

  “一个城市的气息,其实是一个城市的精气神。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气息,想必是爱上了这一个人;一个人喜欢一个城市的气息,也一定是深爱着这座城市。合肥这座城市的气息,是一种向上的气息,是人间烟火的味道。”

  ——苏北《合肥的气味》

  2015年7月26日,正值三伏,在这老舍心中北京口福最深的时节,《电能质量》记者跨越千里,来到了作家苏北记忆里的那个充满淡淡香樟味的过北不偏南的城市——合肥。李老师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小而温润的城市里。

  “对待工作呢,要做你喜欢的工作,如果不喜欢,一辈子工作都是被动的。工作做不好,自己也不愉快,不能说工作能挣钱就去做,要去享受工作,做喜欢的工作,有兴趣,有意义。工作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社会做贡献。另外要有团队精神,要把自己放到群体中,能向别人学习,能够团结别人一起做工作。如果只为了名和利,你就会很苦恼。

安徽大学教授 李令冬

  对待生活呢,我觉得世界很美,人的一生很短暂,如果你不热爱生活,那你就白白来到这世界上。要对生活有追求,要有自信,我反对苦行僧主义,即使很艰苦的时候,也要享受那个过程,在生活中慢慢领悟生活的艺术与人生的快乐。”被记者问及这么多年工作与生活的体会时李老师这样总结道。享受工作,享受生活,享受人生,是李老师的人生信条。

  工作——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2300年前,屈原被楚怀王多次流放,生活虽苦,仍不忘追求真理,研究未知,坚守清峻高洁,我们的工作中需要坚持屈原精神。

  谈及自己的工作,李老师说:“我不像华北电力大学肖湘宁老师,他们一毕业就研究电能质量,我毕业30年才开始触及,但至今也深入行业28年,属于第一批早期研究电能质量的工作人员。”

  李老师在1965年7月于安徽大学物理系固体物理专业毕业,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便被分配到吉林省辽源矿务局,1965年至1979年2月,14年间在辽源矿务局做过中学的教书先生,做过煤矿机械厂技术工、机电维修、电气传动、电镀、化工、机械、电气等工作。回忆起这段特殊时期的特殊经历时,李老师说:“在那儿最大的收获是在煤矿跟工人一起干活,练就了能吃苦的脾性;第二个是使自己对机械、化工、电气这些基层的技术活变得熟练。这都是我以后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记者与李老师相对坐在客厅,阳光透过左边棋室的玻璃窗洒进来,气氛暖融融的,对面刚补好6颗牙的李老师心情仿佛格外的美好,笑声不息,手里喜欢的水果也不断,仿佛要把补牙时少吃的都补回来不可,像是一位极其可爱的邻家爷爷。

  1979年2月,李教授被调到现在的安徽工业大学(当时是马鞍山钢铁学院,后来改名为华东冶金学院),直至1994年8月份。长长的15年,李教授在学校的自动化系自动化仪表专业,教授工业过程自动化和自动化仪表的课程。

  轻抿一口茶,李老师笑道:“在华东冶金学院有较多的时间接触钢铁厂,钢铁学院,所以我对钢铁厂比较了解,我的专业特长是仪器仪表,测量技术,工业过程自动化,早期的工作跟电力基本没有关系。在华东冶金学院期间,从1979年开始到宝钢去为宝钢服务,刚开始是研究工业过程自动化,后来发现宝钢非常重视配电系统中的电能质量问题,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电能质量行业刚刚发展起来,宝钢从德国,美国,日本引进一系列的无功补偿装置,包括SVC。自此我就开始接触到电能质量问题,当时察觉到电能质量测试有三个问题需要解决:第一是电弧炉炼钢的数学模型;第二是电能质量谐波测试,当时变频器开始使用,已经涉及到的间谐波和高次谐波需要解决;第三,最薄弱的部分是电能质量分析,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没有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当时国外进口的仪器太贵,国内用起来也不方便,例如德国有最先进的电能质量分析仪,但它只能测单相,不能测三相,美国的仪器能测三相,但是电流的接入又非常的不方便,因此这时我就产生了研制便携式的电能质量综合测试分析仪的想法。从1980年到1992年,电能质量分析仪的研究耗时12年之久,是实验室的产品,做的样机也到现场去使用,在无锡供电局、宝钢、马钢解决了现场的很多问题。

[next]

  1987年,我将电力系统算法,电力系统信号进行傅立叶分析、谐波分析、有功无功负序分析,同时我又向冶金部申请了关于电弧炉 冶炼的供电数学模型,在冶金部的项目上报了,严格的说也就是在这一年我开始了电能质量问题的研究。在宝钢做科研时,1991年在华东冶金学院挂牌成立了电能质量实验室,这是在高校种成立比较早的以电能质量为目标的电能质量实验室。尽管清华大学开始研究电能质量的时间更早,但没有成立实验室。1996年,当时主抓教育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到安大视察,还特意到电能质量实验室参观、提字。

  我们成立电能质量实验室的主要目的是:第一,研究电弧炉冶炼的供电数学模型;第二,研发第一代电能质量综合分析仪,就是对谐波、负序、电压波动、电压闪变等进行分析;第三,承担宝钢热轧厂、炼钢厂的一些项目研究。感谢宝钢给我提供了平台并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支持。只是由于宝钢的需求才着手进行电能质量的研究,没想到是无心插柳,几十年后,让我们在这方面工作也得以走在国内前沿。

  1994年,电能质量被列为安徽大学211工程的重点项目,需要引进人才,基于这点考虑,我被吸纳进安大。1992年电能质量分析仪研制成功以后,安徽大学计划将分析仪产业化,1995年和安徽振兴科技合作进行产业化工作,1996年产品正式通过鉴定,很快就在1997年销售到全国20多个省份,为我国电能质量的综合测试分析工作的推进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在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的我的工作重点主要是科研,之后到90年代末的五六年年时间主要是在推进电能治理分析仪的产业化和进行电能质量治理工程的研究。”

  几十年的时光如过眼云烟,李老师带领记者从这条回忆的长河中缓缓趟过,往事很远,往事很近,抓不住,但就在眼前。

  “2000年开始,我工作的第二个重点是用电能质量分析仪来研究钢铁厂配电系统的电能质量问题,当时主要解决轧钢厂高次谐波或者对供电可靠性的影响。由我牵头承担的国家科委重大科技项目“关于轧钢厂的电能质量治理”在此期间通过了鉴定。与此同时,我还研究了一个电弧炉电能质量治理问题,是关于间谐波对无功补偿设计有什么影响。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源于当时跟宝钢合作时意识到,如果要研究配电系统或用电系统的电能质量问题,宝钢是最好的平台,其刚好引进了国外的一批先进技术,设备需要去消化,所以,必须加大与宝钢合作的力度和深度。为了推动我们电能质量产业的发展,安大与宝钢合作成立了上海宝钢安大电能质量有限公司。

  2000年公司成立,我已经58岁,初期担任了公司的副董事长兼总工程师,一直到2008年,66岁退休。退休之后继续在宝钢安大担任技术顾问,在安大继续教育部电能质量工程研究中心担任顾问工作。

  2002年不再授课之后,我的工作专注于带领宝钢安大公司的技术人员去解决宝钢、港口、电气化铁路、地铁等实际中电能质量的问题,从测试评估到治理,涉及到方方面面。

  由于跟宝钢合作成立上海宝钢安大电能质量有限公司,2002年经过教育部批准安大成立了教育部电能质量工程研究中心,研究中心是产学研一体化,2002~2008年宝钢3期工程600多亿上马,世界上最先进的轧钢生产线被引进到宝钢,因变频器开始大量使用,造成生产中出现了很多电能质量问题,当时主要任务是研究变频设备的电能质量问题;第二个就是电弧炉的电能质量问题,继续研究电弧炉的数学模型;另外是帮助宝钢验收国外引进产品在投产过程中的电能质量。之后,50次以上高次谐波的测量和治理,工厂大量的配电电缆对谐波参数的影响,高压无源滤波器方面出现的新问题等相继成功解决。”

  说到这些年的工作成果,李老师脸上略显自豪,呵呵笑道:“在宝钢做的比较骄傲的事情是解决了高次谐波问题,无论是测量方法还是治理方案在国内都是做的最早的、最好的,以我为主起草的高压无源滤波器设计国家标准——《GB/T 26868-2011 高压滤波装置设计与应用导则》,从仿真技术到滤波器设计方法在我国属第一个;另外是研究电弧炉冶炼的供电数学模型,由于宝钢直流电弧和交流电弧都是引进国外先进设备,我们有条件去参与前期的谈判,引进资料的消化,我们研究电弧炉冶炼的供电数学模型在国内的研究平台应该是最早的。宝钢立了很多项目也让我可以一展拳脚,所以对电弧炉供电模型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核心是把用电效率和工艺结合起来,要系统的思考问题,我们对模型掌握的比较透彻,通过电弧炉供电模型实现节电。关于电弧炉供电的基础标准的计划我国2012年已经下达指令,以宝钢为主体来完成这个任务,由全国电压电流等级和频率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来主持,系列标准做出来难度会很大,现在仍在进行当中,目标是要做成国际一流的电弧炉供电标准,在我们国家重大装备的基础标准上这还是第一个,难点在于要有非常清晰的数学模型,要把工业和供电结合起来,这种结合难度比较大。

[next]

  在评估方面我们在国内也是做的比较早的,不仅做公共链接点的电能质量评估,并且也做工厂内部的供电连接点的电能质量评估,公共链接点的电能质量评估是电网标准,工厂内部的电能质量评估更重要,给工厂节电节能提供更好的思路,这在国内还是薄弱环节,工厂内部的电能质量评估主要是电磁兼容问题,公共链接点主要是公用电网供用电电能质量问题。其实国家标准分三个层次,一个是公用电网,用户内部电网,用电设备,目前我国电能质量评估还停留在第一个层次,在工厂内部或设备这个层面重视不够,我希望今后若干年,从制定标准到评估再到治理要更重视用户内部的电网或用电设备。

  现在分布式电源大量接入电网,在电能质量分析方法上,跟过去有所不同。所以分布式电源应该作为广义负载来对待,这样数学模型更简化,分析更准确。通过高级仿真软件来实现对分布式电源接入电网的评估,这个我们做的还是比较好的,曾通过国家电网公司的项目,也获得过国家电网公司科技进步三等奖。”

  李老师说,工作于他来说是带有艺术性的,像是一名雕塑家,对自己的作品要精雕细作;或是一位作家,对自己的文章需精益求精。艺术,能陶冶性情,使人生走向典雅高尚;能丰富生活,使生命充实而多彩;能扩宽视野,时时带给你对自然的全新感受。

  记者问及对于以后的工作规划,李老师回答说:“今后,我们工作的重点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第一,提高电能质量治理的效果,包括SVG、APF在内的控制效果要更好,提高可再生能源接入电网的比例,需求侧方面用电效率更高、更节电,需要对传统的工艺理论要进行梳理。肖湘宁老师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但是我觉得还应该按照用电设备的特性对工艺理论进行区别,不同工艺理论的算法有不同的适用场合,应该更好地去研究它,分析它对节能,对提高供电配系统的供用电质量起到的推动作用。目前这些工作都在进行,希望在我没有彻底退休以前,这个工作可以取得一定的成果。第二,我比较关注的是电能质量标准的分类,我国电能质量标准,从公用电网到治理设备到用电设备的电能质量标准已经很多,为了使大家更清楚标准的适用场合,我觉得有必要制定电能质量标准体系这个标准,以便以后更好地归纳电能质量标准,从广义的角度来看,电能质量有直流系统和交流系统的电能质量,现在主要是交流系统,交流有公用电网的、工厂内部的,设备、电能质量测试、控制方面的,但体系要完整的建立起来,以后对标准的修订也应该有一个方向。电能质量标准应该要有一个体系,有一个总的指导,我们在做这方面工作,但工作得到大家的认可不容易。第三,是电能质量测试分析技术。随着电网复杂性增加,新型设备介入越来越多,对电能质量的测试要求也越来越高,现在对电能质量测试存在的问题包括:对于大多数的电能质量分析仪只能测试50次及以下的谐波和间谐波,50次以上的不行,有很大影响,变频器用的越来越多,包括地铁、高铁、钢铁企业,高次谐波应该引起重视。”

  长期从事科研和教学工作的李老师也谈到了科研和教学的关系:“我这么多年的工作主要是教学和科研,我认为,教学和科研是分不开的,相辅相成的。没有教学就谈不上人才培养,没有人才也推动不了行业发展;没有科研,教学的质量和方向会存在问题,科研从目前来看最重要的是科研课题和科研方法要从实际中产生,要去解决实际问题。在我的学生中,现于安徽大学任任副教授的朱明星是进步最快的,他能够深入到工程项目中解决实际问题,我们进行电能质量研究,无论是标准制定,还是问题治理,最终都是为用户解决问题。电能质量问题主要集中在配电这部分,希望从事电能质量工作的人能够深入到配电和用电系统来解决问题,使得我们电能质量技术从根本上得到提高。”

  生活——相守是最温暖的承诺

  李老师出生于抗日战争时期,大学毕业正值文化大革命,即被分配到吉林辽源矿务局14年。14年的青春挥洒在了“雾凇之都”的土地上,播下了南方的细腻,收获了来自北方的爱情。

  “在我们那个年代,出身不好的话一般女孩不跟,后代都受影响,我爱人是吉林人。我23岁大学毕业到吉林工作,28岁的我和21岁的她通过相亲认识。这说起来也是件趣事,1969年8月份我同朋友到她家去玩时见到了她,我朋友问我这女孩儿怎么样,之后就说准备介绍她给我。我说行啊,后来有好几个月都没见成,再之后另外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交通局的转业兵,她家不是很满意,朋友说他们没有关系了再给我介绍,这我就比较着急了,因为我相中了她。”

[next]

  李老师说起这段往事,眉眼里全是笑意。

  “现在的话说就是有缘,有眼缘。她年轻的时候很漂亮。我们是后来才被正式介绍,双方父母都同意,过完春节以后就准备结婚,跟单位要了一间房,没有家具,就去木材厂买了一车木头,自己做,两个大衣柜,桌子,两把椅子,一层木头窗子,总共才花费了40块钱,从早晨做到晚上。”

  李老师说到这里笑着问:“家里有我们的旅行结婚照你想不想看?在上海照相馆照的,看看45年前的我俩”。在那张照片上,记者见到的是满眼的幸福。

  人们常说人一生最大的幸福莫不过与相爱之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李老师夫妇走过了纸婚、棉婚、皮革婚……银婚、珍珠婚、珊瑚婚,在相守的第45年迎来了蓝宝石婚,将来还要相携走向第70年的白金婚。

  说起家庭,李老师对爱人充满感激与歉意:“我感谢我的爱人,她承担了全部的家务及孩子的教育,她也工作,但不干扰我的工作,这样使我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其他事情,这是一辈子都要感谢她的事儿。感谢她这么多年的付出,把三个女儿都教育的很好,孩子如今都有了各自的家庭。”

  谈起孩子的教育,李老师说:“我女儿总是教育孩子要提高素质,什么叫做素质呢?我认为素质教育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科学素养,一个是艺术素养,科学的目的是认识和改造世界,艺术的目的是使生活更加美好和谐。工作就是改造和认识世界。科学的态度是实事求是,艺术的态度精雕细琢。”

  李老师沉醉于自己工作与生活,沉醉于合肥的人间烟火味。

本文引用地址:
关于我们赛尔传媒法律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5-2015 shejis.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10010832号-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2333